疫情妈妈让儿子发泄

疫情妈妈让儿子发泄

遂先用生山药二两、酸石榴一个,连皮捣烂,同煎汁一大碗,分三次温饮下。疑系外感之热所致,问其心中发热否?

其嗣××延为诊视。邻村李××,年二十余,素伤烟色,偶感风寒,医者用表散药数剂治愈。

知其下焦虚寒,因思《神农本草经》谓紫石英“气味甘温,治女子风寒在子宫,绝孕十年无子”。 告以只有白马乳凉饮,并不时洗之,涂以人中白,内服大剂白虎汤,或有可救。

 诊其脉浮洪而长,重按未实,舌苔白浓。其在生血之中,犹水中也,故生血不伤也。

剧时昏不知人,身躯后挺。 况其证原属重用黄治愈之虚证乎。

 若阳明腑热已实,不必乘热顿饮之,徐徐温饮下,以消其热可也。 况地黄、知母诸凉药与黄温热之性相济,又为燮理阴阳、调和寒热之妙品乎。

Leave a Reply